朽木

图个开心

[带卡/ABO]越狱番外 03

怎么这么可爱!!

驴克白:

▼火影同人,架空,ABO


▼宇智波带土(Alpha)×卡卡西(Omega)


▼《越狱》番外






  番外03




  这是卡卡西第一次看见神威大哭,他的劝慰几乎不起作用,眼泪全部蹭在他的裤子上。在他的印象里,面对唠叨的校长先生,神威也仅仅是格外的委屈而已。他无法想象神威在宇智波大宅经历了什么。




  卡卡西注意到他光着一只脚,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穿袜子?”


  神威用乞求的语气说道:“我不想住在这里。”


  宇智波带土在一旁摇头:“你还要继续住在这里。”


  神威说:“不,我不住这里。”


  宇智波带土说:“除非你可以从这里逃出去,相信我,这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。”




  “你不懂!”


  “我懂,因为我也是在这里长大的。”




  “你故意的!”


  “再过几个月,你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了。”




  “我要回家!”


  “你姓宇智波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”




  “我要回学校!”


  “我已经为你请了几个月的假。”




  “你不讲道理!”


  “很好,你已经学会讲道理了,所以只要你打倒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,你就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。”




  说不过宇智波带土,打也打不过,神威扯着卡卡西的裤子,又是一顿嚎啕大哭。


  卡卡西的注意力还落在他的光脚上:“你先告诉我,你为什么不穿袜子?”


  神威瞪着眼睛,连哭泣声也跟着停顿了几秒,意识到这两人不靠谱之后,他松开了手,一时间不知道该抱谁,他本来以为自己抓住了救星,结果这两个人根本不是来救他的。




  宇智波止水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一只袜子,他向宇智波带土和卡卡西打招呼,然后蹲下身抬起神威的光脚,熟练地将袜子套了上去。


  宇智波止水说:“神威,我知道你是太想念他们了才会哭,但是,你迟早要知道,眼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”


  被围在三个大人中间的神威,头一次体会到了孤立无助。




  几位宇智波先生都去了书房。


  卡卡西留在庭院里,看着神威拆他带来的玩具。在接下来的交流里,卡卡西完全听不懂神威到底在说什么,他的话完全超出了卡卡西的理解范畴。




  神威说:“要上课,每天都要上课。”


  卡卡西说:“上课?”


  神威说:“早上,下午,晚上都要上课。”


  卡卡西问:“那你学会了什么?”


  神威摇头:“我不知道,听不懂。”


  “是学校里教的那些内容吗?”


  “不是。”




  卡卡西犹豫着,还是问出了口:“他们有教你锯木头吗?”


  “锯木头?”神威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,他仿佛又要哭了:“我还要学锯木头?”


  “不,不是。”


  宇智波带土不在这里,他开始和卡卡西打商量,希望获得卡卡西的支持:“您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?”


  卡卡西说:“可以,但是你得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
  他想来想去,始终找不到说服卡卡西的理由。






  第二天,卡卡西陪在神威身边,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大哭。


  早上八点,他跟着神威走进一间陈设十分古老的房间,为了不影响到讲课,他走向角落里的那把椅子坐下。严格来说,不算是讲课,而是宇智波鼬对神威单方面的交谈。桌上摆放着一本看上去十分厚重的书,宇智波鼬的声音很轻,表情很严肃,逻辑很缜密,思想很难解。


  宇智波鼬问:“懂了吗?”


  神威点点头。


  宇智波鼬说:“那我们继续。”


  神威继续点头。




  宇智波鼬合上书,放回后面的书架上,离开了房间。




  卡卡西问:“你听懂了?”


  神威说:“不懂。”


  “你为什么要撒谎?”


  “如果我说不懂,他会一直讲到我听懂为止。”神威说,“有一次,他讲到晚上十一点。”


 


  下午,这个房间的人会换成宇智波止水。宇智波止水总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他说话的时候会站起来,肢体会做出相应的比划动作。生命的意义,任何生命都具有意义。这样的画面卡卡西见过很多次,在木格尔监狱的操场上。




  晚上,他们去到庭院。


  卡卡西说:“晚上教你自卫术?”


  “我最喜欢这个。”神威说,他握起拳头,向卡卡西摆好进攻的姿势:“是斑教我的,他还夸我是个天才。”他突然想到什么,瞬间又变得十分泄气,“但是我打不过他们。”




  他尝试过很多次,不管是正面攻击还是偷袭伏击,他都远远不是这几位宇智波先生的对手,有一次,他想偷袭看上去最好解决的宇智波鼬,结果被宇智波鼬发现了。并且,在宇智波鼬对他进行动作指导的时候,宇智波止水还对他进行了一番透彻的思想教育。


  宇智波止水说:“哦!天哪!神威,你怎么能够偷袭鼬呢?”


  神威试图逃跑。


  宇智波止水动作很快,就像一道闪电一样拦截住他,并说:“你必须要学会讲道理,你知道的,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从明天起,我和鼬会给你讲解一些道理论。”


 




  想到那些道理论,他张口对卡卡西喊道:“哦!天哪!简直是一场噩梦!”


  卡卡西听着这说话的语气,陷入了沉默。




  宇智波神威回想起宇智波带土所说过的话,只要打倒这里任何一个大人,就不用继续待在宇智波大宅了。




  他的目光落到卡卡西身上,他打量着卡卡西,打不过家里几位宇智波大人,情有可原,可以理解,因为宇智波家族的基因就是如此的不可理喻。可是卡卡西不一样,在他的印象里,卡卡西是温和的,耐心的,拥有这些特征的人往往没有危险性和攻击性,所以,有时候甚至连庭院里八条狗都搞不定,简直不堪一击。




  他心底的希望被无限放大:“父亲,我可以和您比试一下吗?”


  卡卡西说:“可以哦。”


  他说:“我会对你手下留情的。”


  卡卡西说:“好吧,不要太过头,适可而止。”




  对此,他信心十足。


  接着,卡卡西轻而易举地剿灭了他身体里所有的信心。


  然后,他攻击卡卡西的那一幕被刚好宇智波带土看见了。


 


  宇智波止水说:“带土,冷静,冷静下来。”


  宇智波带土说:“他怎么可以对卡卡西动手?”


  宇智波止水说:“讲点道理,是你说的他可以选任何一个大人。”


  宇智波带土说:“他怎么可以选卡卡西?”


  宇智波止水说:“是我们教育的问题。”


  宇智波带土说:“让教育见鬼去吧!”


  宇智波止水说:“带土,你可不能说出这种话,你知道的,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,你以前在木格尔监狱总是说‘让该死的典狱长见鬼去吧’,然后,你还被——”


  宇智波带土吼道:“你住口!”




  事实上,卡卡西并没有受伤,儿子连他衣服一角都没碰到,他还不至于应付不了一个孩子。可是宇智波带土却很紧张,撩起衣服要检查。




  宇智波止水将神威拉到一旁,开始讲道理。


  神威仿佛还没回过神来,他问道:“我输了?”


  宇智波止水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
  神威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
  “你为什么要选卡卡西为挑战对象呢?”宇智波止水摇着头,说:“你做了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,就算选带土,选我,都不应该选卡卡西。”他补充道,“哦,对了,也不能选鼬。”




  神威说:“我不明白。”明明看起来卡卡西更容易被击倒。


  “你无法想象他以前暴打过多少人。”宇智波止水回想起木格尔监狱,卡卡西还是典狱长的时候,他坐到地上,开始讲起了故事,“连带土都被他打得满地打滚。”


  “你也被他打过?”


  “不,没有这回事,只有带土被打过,我从来没被打过,因为我通常会和他们讲道理。”




  神威问:“父亲他以前是干什么的?他从来不和我说以前的事。”


  宇智波止水沉默了几秒,回答道:“关于这个问题,我得想想怎么回答你。总之,他比你所说的校长先生更厉害,可不能招惹。”




  宇智波止水给宇智波神威讲了一个几年前他们在木格尔监狱的故事,但是,他把故事的地点和情节做了一些隐藏和修饰,将整个事情的经过改得面目全非。然而,毫不知情的宇智波神威却听得十分入迷,还不停地点头。




  神威问:“所以,你们伏卧在黑手党组织基地里窃取情报,而父亲是凶暴的黑手党头目,他经常打你们,打所有人,他太不讲道理了!父亲怎么能如此不讲道理?”他愤慨极了。


  宇智波止水纠正道:“不,没有打我,是打带土,有一次,带土被他用鞭子打得奄奄一息,是我和他讲道理,这才救了带土一命。”




  神威说:“哦!天哪!我明白了。这简直是噩梦!太可怕了!”他心里的卡卡西温和又耐心的形象瞬间被推翻了,同时,他对卡卡西多了几分畏惧。


  宇智波止水说:“这中间还发生了很多事,让人感到难过极了,等我想好怎么说之后再告诉你。”




  宇智波止水又把话题扯回到之前的那件事上。




  “神威,告诉你一个方法,其实,你应该去挑战带土。”宇智波止水注视着神威的头发,他也认为这个孩子和卡卡西像极了:“他看见你,一定会分神,然后肯定会手下留情,我敢保证。”


  “真的吗?”宇智波神威顿时惊喜极了,他相信宇智波止水的话,他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。




  “我不会骗你。”宇智波止水点头,他的神情严肃了起来,继续说道:“但是,为了让你在宇智波大宅里学到更多的东西,我已经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带土,让他多留意你。”


  宇智波神威怔了几秒,然后扑向宇智波止水,又是嚎哭,又是乱打。







评论

热度(57)

  1. 午梦千山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朽木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怎么这么可爱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