朽木

图个开心

【带卡】殊途同归 19

戳心一刀!!

保护视力坚持使用眼药水:

预警:生子


背景:四战结束后的第七年,宇智波带土回到了木叶。


前文:01 – 02 – 03 – 04 – 05 - 06 - 07 - 08 - 09 - 10 - 11 - 12 - 13 - 14 - 15 - 16 - 17 - 18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“轮回眼?”


 


看到带土的眼睛之后,卡卡西怀疑地皱起眉头。


 


“是真的轮回眼吗?不是紫色的美瞳?”


 


带土愣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。“我试过了。是真的轮回眼。”


 


“让我看看。”卡卡西双手捧起带土的脸,凑上前去仔细地观察起了那只左眼。带土很配合地稍微睁大了双眼,可是没过多久就忍不住眨了眨眼睛。


 


“不要眨眼。”卡卡西说。


 


“我控制不了。”带土嘀咕道。“你凑得太近了。”


 


认真地观察一阵之后,卡卡西在带土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,然后才放开了带土。明明只是一个很温柔的亲吻,带土却像被吓到了一样紧张地看着他。


 


“卡卡西……”


 


“看起来是真的轮回眼。至少不是美瞳。”卡卡西平静地打断他。“所以你找药师兜就是为了得到这只眼睛?”


 


“当然不是!”带土反驳。“那天早上,我一起床就发现左眼变成了轮回眼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就好像我七年前莫名其妙地在时空间里复活一样,直到现在都没能找出原因。”


 


“不管怎么样,至少你的左眼不会失明了。原本还以为眼睛流血是即将失明的征兆,现在看来应该只是由轮回眼开眼所引起的症状而已,没有担心的必要。不过有空还是再找小樱检查一次吧,说不定她能找出轮回眼出现的原因。”


 


这段话说到一半的时候,卡卡西就意识到自己的话太多了,语气也有些不够自然。可是他不知道怎么样让自己停下来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。


 


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快睡觉吧。”


 


匆忙地作出这样的结语,卡卡西掀开被子准备躺下。他现在只想将自己的头埋在被子和枕头下面,然后告诉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个梦境,一切都不是真的。可是带土突然伸出手拉住了他。


 


“我去找药师兜是为了拜托他查明各国在四战中的死难者的名单,以及他们的遗体分别安葬在什么地方。”带土低声说道。“等到确认了这些信息之后……”


 


“别说了。”卡卡西用虚弱的声音打断他。“别说了。明天再说吧。”


 


“卡卡西……”


 


“不管你想说什么,等到明天再说好不好?”卡卡西努力地微笑了一下。“今天已经很晚了。”


 


带土沉默片刻之后点了点头。“好吧,明天再说。”


 


关灯睡下之后,卡卡西转过身去背对着带土,用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起来。但他还是觉得很冷,全身都止不住地打冷颤。


 


“要不要我去把暖气调高一点?”带土在他身后问道。


 


卡卡西没有回答。带土将手臂搭上来搂住他,卡卡西立即挪向床边挣脱了那只手。


 


“让我抱着你睡吧。”带土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恳求一样。“我抱着你就不冷了。”


 


卡卡西还是不回答,只当作没有听到。反正带土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感受,怎么还会真的关心他冷不冷。


 


他早就应该猜到的。带土这些天以来的反常态度根本不是因为担心失明。他们已经认识三十多年了,他怎么会不知道带土只有在死到临头的时候才会对他这么温柔?


 


“你睡着了吗?那我不吵你了。”


 


大概是明白了再问下去卡卡西也不会理他,带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,然后就不再说话了。


 


只要听到带土的声音,卡卡西就没有来由地觉得烦躁。可是现在带土不说话了,卡卡西又感觉心慌起来。为了确认带土仍然好好地睡在自己身后,他只能全神贯注地听着带土的呼吸声,只有这样才能稍微觉得安心。


 


不知过了多久之后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打喷嚏的声音。卡卡西意识到自己把大半的被子都抢了过来,又睡在了床边,带土恐怕是盖不到多少被子的。因为担心带土会着凉,但又不想面对带土,卡卡西维持着背对带土的姿势把被子往身后的方向扯了扯。


 


被子的另一角被掀起的时候,冰冷的空气灌进被窝,紧接着就感觉到一个温暖的身体贴上了后背。被带土从身后抱住的时候,卡卡西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击溃了。他彻底失去了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力量。


 


“这样做真的好吗?”卡卡西的声音颤抖着。“活着也可以赎罪啊。”


 


说完之后卡卡西才想起来,在七年前的四战战场上,他也曾经对带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。就好像他们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,最后却回到了同一个地方。


 


“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。你知道的。”带土圈住卡卡西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,好像害怕卡卡西会逃跑一样。“你说过无论我决定要做什么,你都一定会支持我的。”


 


原来带土刚才问卡卡西会不会支持他,指的是会不会支持他去死,卡卡西木然地心想。宇智波带土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。向卡卡西提出一些不容拒绝的要求之后,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,只丢下卡卡西一个人在地狱般的世界里。每一次都是如此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
 


“你明明答应过再也不会离开我,现在却要求我支持你去死。”卡卡西很想这样指责带土。


 


可是他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,因为理智告诉他这样的赌气没有任何意义。一旦带土决定了要做什么事情,那就没有几个人能够改变他的心意。即便是有这样的人,卡卡西也知道自己不会是其中的一个。


 


“我会支持你的。”卡卡西最终还是这样说道。说出这句话的瞬间,他只觉得心窝处就像被刀捅了似的,一时之间疼得身体都蜷缩起来。


 


“怎么了?还是很冷吗?”带土关切地问道。“我去把暖气调高一点。”


 


这样说完,带土想要从床上坐起来,可是卡卡西死死抓住带土交叉在自己胸前的手臂不肯放手。


 


“我不冷。”卡卡西说。因为全身的力气都被他用来抓住带土的手,所以他发出来的声音轻得近乎耳语。“我没事的。快睡吧。”


 


为了让鹿丸不再追究药师兜私自离村的事情,卡卡西让带土到火影楼亲自向鹿丸解释他接下来的计划。因为带土说需要鸣人和小樱的帮助,所以卡卡西把两个学生也叫到了办公室。


 


听了带土的打算之后,鹿丸首先对他收集四战死难者遗体的动机提出了质疑。


 


“如果真的只是为了用轮回天生之术复活死难者,你为什么要派药师兜偷偷摸摸地收集遗体?如果你早些把事情老实地说出来,让我们去争取各影的合作,效率不是比药师兜一个人要高出许多吗?”


 


带土并没有因为鹿丸的态度而表现出不快。他看起来对于这样的反应早有预料。


 


“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被其他忍村的人知道,否则我们很可能一具遗体都收集不到。没有人会相信曾经发动战争的我真的会改邪归正,比如你就很担心我会利用这些遗体来干坏事,像是秽土转生死难者然后再次发动战争什么的。”


 


“我的确不相信你。”鹿丸爽快地承认。“但是我不会阻止你们收集遗体的行动,条件是你和药师兜都必须接受木叶的监视。”


 


“不行。”带土干脆地拒绝道。“你们的人隐藏行踪的能力太烂了。行动过程中接受监视会引起其他隐村的疑心。”


 


“我们可以派更擅长隐藏行踪的忍者负责监视。”


 


这样说着,鹿丸向卡卡西投去了寻求支持的目光。


 


“就照鹿丸说的办吧。”卡卡西作出定论。“万一遇到什么需要木叶帮忙的地方,监视的人手也能派上用场。”


 


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带土一脸不情愿地屈服了。“其实比起监视的人手,医疗忍者的协助更有必要。虽然现在是冬天,遗体保存起来不那么困难,可是交到非专业的人手上总是不够保险。除此之外,轮回天生虽然能让死者复活,但也可能会有没能完全治愈的外伤需要处理。”


 


“医疗相关的事情可以尽管交给我。”小樱没等带土说完就主动提出帮忙。“不过我需要知道死难者的总人数,还有你们行动的一些具体情况,这样才好安排人手。”


 


“没问题,你想知道什么情况都可以问我。”


 


带土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,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鸣人。


 


“至于鸣人,我希望你能在我发动轮回天生之术的时候向我提供查克拉。因为四战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七年了,时间越久需要的查克拉就越多,单靠我一个人的查克拉恐怕没办法复活所有的死难者。”


 


“提供查克拉,这个当然没问题。”鸣人的神色看上去有些为难。“可是,就算注入了我的查克拉,带土恐怕还是会死的。我记得七年前带土用了轮回天生之后,我的影分身也曾经为带土补充过查克拉。九喇嘛告诉过我带土那时还有剩余的外道魔像的力量,再加上我的查克拉之后确实让他多支撑了一段时间,但也仅仅是暂时的。现在带土身上已经没有外道魔像的力量了……”


 


“我早该在七年前就死了,根本不应该活到今天。”带土不以为意地一笑。“现在我不但多活了七年,还能把这么多人的命都换回来,已经赚到很多了。”


 


“这么说……好像也有道理。”鸣人的表情放松下来。“是啊,大家都会活过来。像是鹿丸的老爸。”


 


“还有井野的父亲。”小樱轻声说道。“还有宁次。”


 


“大家都会活过来的。”带土点头。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还想试着复活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。”


 


“真的可以吗?”鸣人的眼睛睁大了。“可是,你刚才不是说时间越久需要的查克拉就越多?”


 


“那就要拜托你和九尾多制造一些查克拉了。”带土笑着拍了拍鸣人的肩膀。


 


看着带土的笑容,卡卡西不禁有些困惑起来。昨天晚上向卡卡西坦白关于轮回眼的事情的时候,带土明明表现得那么难过,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的积极甚至是期待。


 


其实卡卡西也曾经积极地期待过死亡。那是因为他坚信自己的死对于同伴而言是有价值的,而且因为另一个世界里有他日夜思念的带土。如果是为了复活四战的死难者,带土的死无疑是有价值的,但这真的就是唯一的原因吗?他现在之所以还能笑得出来,会不会是因为比起卡卡西,他更想要陪伴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琳的身边?这个念头让卡卡西感到如坠冰窟。他阻止自己往这个方向深想下去。


 


“我有一个私人的请求。”鹿丸突然说道。“虽然阿斯玛老师并不是被你直接杀害的,可是如果在查克拉量允许的情况下,你能不能也试着复活阿斯玛老师?”


 


“我会尽力的。”带土毫不犹豫地回答道。“但是我什么都无法保证,所以你最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。”


 


“我明白的。”鹿丸深吸一口气。“拜托你了。”


 


卡卡西还是第一次看见鹿丸对带土露出如此温和的表情。他回想起了昨天晚上带土所说的话。这是一件连鹿丸都会支持的好事,带土本人显然也由衷地为此而高兴,会感到不高兴的只有卡卡西一个人。带土昨晚之所以表现得那么难过,多半不是因为他怕死,而是因为他担心卡卡西会难过。


 


不能再让带土担心了,卡卡西心想。他不能让带土走得不放心。


 


抱着这样的想法,卡卡西尝试着向带土露出一个微笑。配合着室内此时愉快的气氛,卡卡西发现这并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困难。



评论

热度(417)